发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太子奶败局大起底株洲太子奶-【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2:06:36 阅读: 来源:发卡厂家

太子奶败局大起底_株洲,太子奶

Foodjx导读:2011年国庆节前夕,湖南省株洲市阴雨绵绵,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在被羁押15个月后,暂时回家与亲人度过了久违的黄金周。 而位于株洲市天元区政府办公楼附近的太子奶栗雨总部基地,相当于70个标准足球场大小的建筑群已经陈旧,被媒体形象地称为 白宫 和 天安门 的办公楼已经斑驳, 十年后销售超越一千亿 的鎏金大字开始掉漆,虽然生产仍然维持,但这一切即将与为太子奶付出15年艰辛的李途纯告别。 此时,陷入高额债务危机的太子奶问题爆发已逾3年,渐次进入收官季。2011年9月28日,破产重整管理人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对外宣布:太子奶重整草案计划获得债权人投票通过,新华联 三元股份组成的联合体将接盘太子奶,李途纯此前所拥有的太子奶全部股份和债务将被新投资者一并承接。 这也就意味着太子奶将进入后李途纯时代。今年53岁的李途纯,曾经的亿万富翁、全国最大乳酸菌企业创始人,如何跌落至此深渊?尤其是过去3年,李途纯、地方政府、外资投行以及本地实业企业等均参与宏大的太子奶拯救计划,但出于各自利益诉求,参与各方并未实现利益共赢。 在这场 拉锯战 的大败局中,企业创始人最终以等待公诉为自己的命运画上逗号,力主拯救能够成功并积极参与拯救的地方官员陷入 双规 境地,各类股东、投资者与遍布全国各地的债权人蒙受巨额损失,遭到利益集团绑架的地方政府公信力亦遭非议,本来就很脆弱的民企与政府之间的信任危机和已然恶化的地方金融生态进一步加剧。 前传:从创业到霸主 每一个曾经辉煌的人物都有一部属于自己的苦难史与奋斗史,李途纯也不例外。原太子奶集团资料曾显示,今年53岁的李途纯,是湖南太子奶集团董事局主席,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首届EMBA硕士,西北工业大学博士,高级经济师,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访问学者。 不过株洲市企业家联合会一位熟悉李途纯的匿名人士告诉本刊记者,这是 包装 之后的李途纯,实际上李的太子奶,正是凭借高超的 包装 ,为他赢得了大量忠实的经销商,他们甘愿拿出真金白银等着太子奶发货,甘愿垫资为太子奶进行基础设施建设。 能挣到数以亿计财富的民营企业家是优秀的,但是能够欠下几十个亿的企业家无疑是更 优秀 的。 据太子奶破产重整计划,截至2011年8月4日,共有1760家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债权,总额为56.3亿。其中税务债权2238万,担保债权5.81亿,普通债权50.23亿。不过大部分债权并未得到确认。从申报的数据来看,足以证明太子奶危局之影响力。 出身贫寒农家的李途纯的第一学历只是中专,1982年毕业于株洲师范学院,当过教员,后调入株洲市一家粮油公司当职员,做过粮油公司中层干部。1996年,李途纯用印挂历挣来的5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创建了太子牛奶厂,最初太子奶名叫 日出江南 。在创办太子奶初期,李途纯和所有的创业者一起,在厂里睡了整整8个月,直到产品投产。 李途纯曾在一次采访中回忆: 当时是横七竖八躺着,发现有问题又跳起来解决问题。 李途纯的营销目标是要在全国建起稳固的太子奶销售网络,不久后,太子奶便成长为总资产30亿元的中国乳酸菌饮料行业的领军企业。 1998年,创办仅一年有余的太子奶,以8888万的价格夺取了中央电视台的标王称号,一举树立了自己在中国乳业的霸主形象,李途纯也因此创造了从300元创业者到成为央视标王的辉煌。 高返点高货款 的模式使得太子奶连续5年保持50%以上的业绩增长,2004年度便以76.2%的市场占有率高居同行榜首。但这些也为日后的危机埋下伏笔,一旦货源紧张,经销商以数倍资金支付的货款便面临难以偿还的风险,而高返点模式更是在规模扩大后无以为继。 但太子奶业绩滚雪球高速发展的同时,不仅没有引起李途纯等高管的重视与反思,相反更催生了其日益膨胀的发展野心。2004年,太子奶集团高调宣布将斥资20亿元在湖南株洲、北京密云、湖北黄冈和江苏昆山新建4个生产基地。随着基建的全面铺开,2005年李途纯又对外宣布:10年后太子奶集团年销售额将突破1000亿元,直接从业人数将达到数十万人。 与1000亿元宏伟目标同时实施的还有太子奶的多元化战略,一家品牌营销顾问机构的总经理娄向鹏曾撰文分析,其大跃进式的多方向、无关联多元化经营,业务涉及乳制品、食品、 辣翻天 调味品、童装、日化用品、酿酒、旅游休闲、餐饮、零售、传媒、房地产等,并且把这些实体产业的成功希望押在资本运作上。而在最核心的主营业务 乳酸菌饮料上,除了全国圈地、上马工业园等虚张声势的动作之外,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发展,在战略上失去了焦点。 陷阱:对赌后的谜团 当遍布全国的摊子多点展开时,太子奶的资金链开始吃紧,从株洲本地银行融资已是杯水车薪,李途纯首先想到了上市融资。觊觎太子奶市场地位许久的花旗银行等国际投行也欲分享太子奶发展壮大的果实,双方一拍即合。 2007年1月,李途纯代表太子奶签约引进英联、摩根士丹利、高盛三大投行,并更名为 中国太子奶(开曼)控股有限公司 。其中英联注资4000万美元,摩根和高盛分别注资1800万美元和1500万美元,谋划上市。 8个月后,三大投行又介绍花旗集团、新加坡星展银行等6家国际银行,为太子奶提供了5亿元人民币的无抵押、无担保、低息3年期信用贷款。折合近10亿元人民币的资金注入太子奶,似乎将使得太子奶迎来新的跨越式发展,然而没有谁会料到,当资本天使展现其疯狂一面时,美好的愿景往往只是魔鬼般梦靥的开始。 为防范风险,三大投行在注资的同时与李途纯签署了一份所谓的 对赌 协议:在收到7300万美元后的3年,如果太子奶集团业绩增长超过50%,就可以降低对方股权;如完成不了30%的业绩增长,李途纯将失去对太子奶的控股权。 然而,多事之秋的2008年,成为太子奶命运的分水岭。当时总资产25.99亿元的太子奶,负债高达27亿元,陷入资不抵债境地,濒临破产边缘。 2008年,株洲市政府出面协调,第一轮计划以失败而告终。 2009年1月15日,株洲市政府与各相关方达成新的救助计划:由株洲市政府成立专门公司来租赁经营太子奶,即后来的株洲高科奶业集团,株洲市天元区委常委、株洲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文迪波(正处级)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最开始,高科奶业是名符其实的国有企业,株洲高科集团有限公司和株洲市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分别占股58.3%和41.7%。高科奶业与李途纯所掌控的太子奶度过了近半年的蜜月期。 尽管文迪波进驻太子奶后进行了一些列改组,李途纯还是丧失了自我拯救太子奶的最佳机会,他开始打量进入太子奶半年之久的文迪波,揣摩文迪波高调进入太子奶的幕后深意,渐渐地原本处在蜜月期的双方心生罅隙,甚至互相埋怨。 重整:未完迷局 重新回到高科奶业主导背景下的太子奶重组大戏已然拉开,本身资金也难以为继的高科奶业引入上海明观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北京商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对高科奶业进行重组。事后证实,这两家公司的控制人为软银资本的宫浩,后者曾于资本运作高手仰融共同参与华晨上市。 2010年2月1日,高科奶业在株洲市工商局完成了股权变更。上海明观和北京商络分别投资1000万元,各占高科奶业31%的股份,株洲高科集团有限公司股权稀释至21%,株洲市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股权稀释为15%。 这意味着高科奶业已由 国有控股 变为 民营控股 ,但法人代表仍为文迪波。高科奶业变更股权彻底激怒了李途纯,其代理律师王清辉接受采访时曾分析, 民营控股 的高科奶业意图十分明显,就是想侵吞太子奶,而这是李途纯所坚决不同意的,于是双方彻底走向决裂。随后,媒体上经常可以看到高科奶业和文迪波本人的负面消息,甚至文迪波涉嫌向其同学公司利益输送的证据。而这一点似乎也成为文迪波2011年8月初被湖南省纪委采取措施的导火索。 2010年4月14日,太子奶境外股东称,负债30亿元的太子奶将进入清盘程序,并委托香港保华等实施。当天,太子奶发布声明称,实际负债为21亿元,李途纯对债务负责终身;随后5月22日,以二十三冶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等为主的债权人也发表声明称反对破产。 在被动反对境外股东发起破产清盘计划的同时,太子奶原高管等联合旧部,于2010年5月在京组建所谓 仙山奶业 ,李途纯担任总顾问,并于6月4日发布全国公开声明予以支持,似乎欲与太子奶一比高下。 由于 仙山奶业 经销商网络大多为太子奶原经销商,此举明显激怒了高科奶业,李途纯对外宣布自己的计划仅3天,6月7日,株洲市公安局便成立专案组,对李途纯及其儿子李帅和部分原太子奶高管等,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6月13日,李途纯被刑拘。7月20日,株洲市天元区检察院对李途纯予以批捕,一直羁押在株洲县的看守所,至今未有公开结论发布。 与李途纯一并进入司法程序的还有太子奶的破产重整,此前由李途纯或者高科奶业主导的重组计划随着他的被拘而事实失败。根据债权人的申请,在李途纯被捕3天后,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0年7月23日裁定湖南太子奶重整,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竞标成为破产管理人。 随后株洲中院又于9月19日裁定株洲太子奶、湖南太子奶集团供销有限公司等重整。由于三公司机构、经营、财务、资产负债和人员混同,经管理人申请,株洲中院于2010年11月17日裁定三公司合并重整。 由于李途纯已经被羁押,事实上丧失了对企业破产重整的主动权。管理人进驻后,于2010年12月4日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向各地债权人通报了太子奶资产负债等情况。2011年9月28日,全部债权人投票表决通过重整草案。 陈建宏披露,进入司法重整后,李途纯,高科奶业方面和株洲市政府以及管理人均在引进并接触战略投资者。 本刊记者获悉,仅2011年1月至8月,太子奶管理人方面就进行了3轮招募投资人的工作。第一次有11家企业参加推介,但会后仅有3家进行尽职调查后全部告退。今年6月,太子奶的第二轮招商依然无果而终。直至8月,经管理人努力,共有境内外5家企业参与尽职调查,最终新华联与三元股份组成的联合体以7.15亿元最高出价,撬动太子奶8.2亿元的重整资产。 根据重整草案,新投资者接盘太子奶后,将继续发展奶业主业,并将总部和税收主体留在株洲。只是从未涉足奶业的 资本湘军 新华联,此次落子株洲的幕后又有什么宏大计划,尚如车行雾中,依然是迷局。 意图控制太子奶的高科奶业,也因文迪波被省纪委调查而元气大伤,文将被如何处理也还暂未有结果;所谓的战略投资者宫浩一方已经退出高科奶业;在太子奶重整成功后便丧失租赁资格的高科奶业,这几年来也已欠下巨额债务。 至于李途纯的命运,熟悉太子奶事件的一位律师分析,他很可能用财产换取自由,即顺利交出太子奶股权后获得轻判,不过这一说法未能获得证实。 在本文即将截稿时,记者拨通了李途纯妻子、湖南卫视前主持人金晓琳女士的电话,希望能够对话李途纯或者她本人,金女士以暂时不方便为由委婉拒绝。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上一篇:燕京啤酒中国探月鲜行团再赴酒泉助威

下一篇:肯德基上调价格 全国取消统一定价模式

伊春西装订做

菏泽订做西服

定制职业装

鸡西职业装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