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的鬼搭档3降头术[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10:32 阅读: 来源:发卡厂家

第三章 降头术

今天是个不错的日子,也许也是我这一生中最快活的,林叔走了之后,我在床上躺着,心里想着,美滋滋的睡着了,从来晚上不做梦的我,今天却做了一个很美满的梦,梦到我和霍雯雯结婚了,我们一起生活,一起说说笑笑,正在我幸福的时刻,一只大手从天而降,捏住了我的鼻子,哎呀,好疼呀。

霍雯雯都几点了,还在睡觉。

这时候的我迷迷糊糊的起来,看了看表,哎呀,都快八点了,今天这是怎么了,居然超时了。

我说遭了,要迟到了,好了,我先走了。

顿时我穿起衣服,洗了脸,刷完牙,背上书包正要走的时候,霍雯雯走了过来。

霍雯雯我看你今天还是不要去了。

我说为什么呀,好了,不说了,我赶时间。

霍雯雯今天是星期六,你去学校干嘛去呀,是不是要和别的女孩子有约会?

我说哎呀,没有的事,你是知道的,我哪有什么女朋友呀。今天是星期六没有课程,我咋这么健忘呀。

霍雯雯好了,现在知道了,林叔让我们去买东西,你快点咱们走吧?

我说:什么东西?

霍雯雯我也不知道,要一些黑色的布料,和一些黑色的纸,具体你去问林叔。

我说好吧,对了,你不怕阳光呀,大白天的你能出去走?

霍雯雯没事的,都和你说过了,我可不是一般的鬼魂。

我说既然这样,那我们走吧。

出了门口,我在想林叔到底给霍雯雯做了什么,就算是在厉害的鬼魂,也是怕阳光的,霍雯雯居然不怕,还真是稀奇,同时我也很相信林叔的能力,他都能把死人弄活,何况是这些事呢。就这样,我和霍雯雯来到了一家裁缝店,买了一些黑色的布料,又去文具店点买了一些黑色的纸,这到底要做什么?

我说喂,霍雯雯,你要不忙我拿点呀?东西不多,但是也够点重量。

霍雯雯男子汉呀,你好意思让一个女人拿东西呀,就算我拿着,路人看见东西在飘,不得把人家吓死呀。

我说昂,也是,除了我和林叔能看见你,其他人是看不到的。

哎,没办法呀,男人在这个世界上,尤其是在女人面前,实际上是最受气的。就这样,我们买上了东西一路走了回来,我也没和霍雯雯怎么说话,因为我要是和他说话,路人以为我是神经病呢。哈哈,不一会儿,我们就回到了寿衣店,刚一进门就看见霍雯雯的父母在店里,这个时候的霍雯雯却流下了眼泪,紧紧跑过去,大声喊“爸,妈”。林叔看见了我们,给我做了个手势,意思是让我先进去,我看了看林叔,同时又看了看霍雯雯,却是那种场面不是我要看见的,于是我把东西放到了桌子上,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也不知道外面是怎么个情况,只听到霍雯雯父母大声的哭声。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林叔和霍雯雯进来了。

林叔雯雯,以后你们还会见面的,不要这么难过,要不海江会心疼的。

哎呀,林叔,你这话说的是专门给我听的吧,这个时候林叔和我对了下眼神,很明显他不想做电灯泡,意思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让我来摆平,说完便出去了,站在那里的我真的好尴尬,怎样安慰一个女生我还真没有试过。不过看到霍雯雯伤心的样子,心里也好受不到那里去。

我说雯雯,虽然我不知道刚才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想既然事情发生了,就要面对现实,不要伤心了好吗?

霍雯雯:没事的,刚才我只是太激动过度了,任海江你会以后陪着我吗?

我说那肯定,在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开了我,是林叔把我养大的,所以我一直把林叔当成我的父亲对待。

霍雯雯恩,这个事情我知道,恩,以后我也会把林叔当成自己的父亲来对待。

说到这里,我俩同时发出了笑声,站在门外的林叔,却发出了一声咳嗽声,意思我也明白,有情人终成眷属,相比林叔是这样想的。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却来了一个大婶,慌慌张张的跑进寿衣店。

大婶林师傅,不好了,你快去看看吧,我家孩子昨天夜里还好好的,今天早上不知道为什么,身上起了一些很怪状的东西,像是黑色的虫子。

林叔先不要慌张,我们去看看,海江,你也来吧。

我说昂,知道了。

就这样我,林叔,霍雯雯,还有大婶,一路走到了他们家,他家的孩子正在穿上躺着,这个时候林叔,走了过去,揭开被子,很明显看到了那孩子的胳膊上有些不明物体在乱窜,类似虫子,这个时候的林叔很慌张,看了看我,看了看霍雯雯,霍雯雯对着林叔点了点头,意思是他知道这是什么病,林叔也对霍雯雯点了点头,随后林叔说。

林叔这是中国云贵高原的降头术,名为“药降”药降是一切降头法师必须学习的第一个步骤。它和我国苗疆一带所盛行的“放蛊”非常相似,苗疆一带的苗女将蜈蚣毒蜘蛛青蝎子癞蛤蟆这五种最毒的蛊类,同放入一个坛子中。任由它们在里面互相攻击咬食惨杀,等到最后都死光,而且糜烂干燥后,研制成粉末,这就是所谓的“蛊毒”,将蛊毒下在欲害的人身上,可以使人精神错乱癫狂,或者肉体疼痛难忍,以至于死亡。

大婶我家孩子没惹什么人,怎么会中降头呢.

我说大婶,你先不要慌张,你好好像想想,你家孩子昨天都去什么地方玩去了,都接触过什么人,相对比这个很关键?

在一旁的霍雯雯挑起了大拇指,意思说我很棒,想到这里我不由得脸红了,在一旁的林叔看出我来,又咳嗽了一声,顿时我才清醒过来,好你个臭林叔,居然趁我不备的时候,把我的好梦惊跑了,也难怪孩子中降头是最主要的。

大婶昨天他念书,放学回来和我说只是有点头晕,当时我以为他感冒了,所以就给他吃了一些感冒药,今天是星期六不用念书,我还想这兔崽子都这么晚还不起床,进来之后却发现了现在的状况。

林叔事情不太好办,你把你昨天的药给我拿来,我看看。

大婶走后,林叔对着霍雯雯说

林叔雯雯,相比你也知道这是降头术,你有什么看法?

霍雯雯所谓降头术,从步骤上看就在于“降”与“头”。“降”指施法的所用法术或药蛊手段;“头”指被施法的个体,并包含了对被施法个体的“个体联系把握”如被施法者的生辰八字,五行命理,姓名,所在地点,常用物品,身体部分关联物如毛发指甲等。降头术本质即是运用特制的蠹虫或蛊药做引子,使人无意间服下,对人体产生特殊药性或毒性从而达到害人或者控制一人的目的;或者运用灵界的力量如鬼魂,通过对个体被施法者的八字姓名及相关物品而构建信息,进而“模拟个体”,最后达到制服或者杀害被施法者的目的。

林叔恩,却是是这样的,但是谁会对这样一个小孩做这样的事情呢?

我说林叔你先不要着急,一会等大婶把药拿过来咱们才能明白。

林叔恩,也是。

不一会,大婶拿着昨天喂给孩子的药过来了,林叔接过药以后并放在了桌子上,看了一会,只见霍雯雯对林叔摇了摇头,意思是药没有问题,这下可把我们的林正英大师傅难住了,哈哈。就在这个关键眼上,床上的孩子哇的一声,哎呀我的妈呀,吓了我一跳,这个时候的孩子正在冒着汗,嘴里面一直在说着梦话,“不要过来,不要过来”相比是施法者已经开始施法了,看来这下林叔很为难了,我悄悄的拉着霍雯雯出了房间。

霍雯雯喂,你拉我出来干嘛呀?

我说我倒是有一个办法,不知道行不行。

霍雯雯那你倒是说呀。

我说恩,你不是鬼吗?你可以到哪个孩子的梦里看看是怎么回事,鬼魂一般都可以进入人类的梦中,所谓托梦。

霍雯雯这倒是一个办法,好吧,我试试去。

说完,我和霍雯雯又进了屋子,霍雯雯轻轻的化了一团气体,飘到了那孩子的头前消失不见了,我看了看林叔,林叔也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怎么样,关键时刻,我还是很管用的耶,大约十五分钟,只见那个孩子好多了,渐渐的进入了睡眠状态,这个时候霍雯雯也有气体变成了很现实的一个人,对着林叔很慌张。

霍雯雯林叔那确实是个很厉害的人,在我没死的时候,我好想再那里见过。

林叔不敢出声回应霍雯雯,只是点了点头,因为林叔不敢让大婶知道,站在我们面前的还有一只美丽的女鬼。只见林叔从包里拿出一张符纸帖到了那个孩子的头部,并喊了一声,“破”。林叔这不是要那孩子的命吗?破意思再道法里是灭的意思。只见那张符纸慢慢的消失在那孩子的头部里。

林叔我先用压制符将他体内的蛊虫压制住,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这个事情我必须找出原因,大婶你放心好了。

大婶那就谢谢林师傅了。

随后我和林叔,还有霍雯雯走了出去,我悄悄的和林叔开了个玩笑

我说林叔,人家叫大婶,你怎么也叫大婶,你可是比那个大婶大呀,哈哈

林叔哎呀,我到忘记了,这不都是你搞的嘛。

站在一旁的霍雯雯这个时候突然叫了起来。

霍雯雯林叔,我想起来了,刚才那会在梦里,我看到的那个人,不就是,我们学校门口卖盒饭的那个人吗?

林叔你确认是那个人吗?

霍雯雯没错,绝对是他,我敢肯定。

林叔既然这样,那咱们现在分头行动,海江你和雯雯去学校调查那个卖盒饭的人,切记一切不要打草惊蛇,小心行事。我回店里拿家伙去,咱们用心灵感应联系对方。

哎呀,林叔,你回店里那家伙,让别人一听怎么像听是打架去呀,不过这个和打架没有什么区别。

我和霍雯雯恩,知道了林叔。

随后,我们和林叔分别跑往不同的方向,我和霍雯雯跑去了学校,而林叔跑往店里拿家伙。就这样一场大战开始了......

精彩内容连续不断,敬请关注下一章内容双胞胎兄弟

未完待续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