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想要一个彭昱畅这样的哥哥-【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09:46 阅读: 来源:发卡厂家

原标题:想要一个彭昱畅这样的哥哥

后知后觉去看了《快把我哥带走》,真是被彭昱畅的表现给戳到了,很奇怪,虽然贱到没边,但就是让人讨厌不起来。

贱起来的时候是真能把人气到冒烟,咬碎了一口牙。

自己的零花钱用完了,就掏空妹妹张子枫攒钱的小金猪,拿去买零食集卡,气得张子枫骑着同学的电毛驴追了几条街。

张子枫买了烤肠,他在身后贼兮兮的踮脚走上来拍拍别人的右肩膀,然后趁别人回头的瞬间绕到左边吸走一根。对,直接用嘴吸的,哧溜一声,吸走一跟抹走一根,完了还跳到别人前面摇头晃脑的嘚瑟,把妹妹的血液逼到了沸点。

俩兄妹一起看电视,说事都是用脚指着说,大脚趾还会微微那么点两下,

嘴当然也不会闲着,说电视里边张子枫的手怎么跟鸡爪一样。

妹妹以为他花钱集卡是为了兑换全家游的机票,结果他是为了换一辆电毛驴,骑到妹妹面前又是一番嘚瑟,肩膀和脖子跳起了新疆舞。

原以为他就是这么一个只会挽起校服裤脚,双手揣兜里扮帅装酷的淘气男生,然而这才不是他的庐山真面目。

当妹妹在生日许下“把我哥带走”的愿望后,彭昱畅变成了自己闺蜜的哥哥。张子枫从局外人的视角看哥哥才发现,这一切都是他的谎言。他其实是用自己的淘气为妹妹包裹了一个童话般的世界,这个世界他扮演着大灰狼,担当了全部的“恶意”,把家庭的裂缝、父母的争吵挡在了妹妹的世界之外。

哥哥把妹妹骗出来玩捉迷藏是为了不让妹妹看到在家中吵架的父母;把妹妹的闹钟调晚是为了不让她看到醉酒晚归的父亲和家中的一片狼藉;甚至用拼图换来的电毛驴,其实也是要送给妹妹的。

彭昱畅虽然一面皮得让人想踹,但在大人面前又是另一副面孔。

他站在醉酒瘫在街头的爸爸旁边,默默地坐下来,为爸爸点上了一支烟,收起一脸贱笑,看起来成熟了十岁。

而面对即将离婚的妈妈和未来的继父时他也并不叛逆,在桌前心平气和的交谈,说自己愿意跟着爸爸,因为“妹妹还有你们,可爸爸有谁啊?如果我不跟着他,就没人照顾他了。”

说实话,剧本的塑造并不算特别合理,对于彭昱畅角色“由贱到暖”的铺垫实在太少。那个在学校剪了试卷的名字拿来拍卖的男生,却能在家庭问题上这么老练?

好在彭昱畅用表演把剧情的薄弱之处撑了起来,他与长辈对话时的温度恰到好处,对大人世界的理解在彭昱畅眼中都看得到:大人的世界我或许不了解,你们的决定我也反对不了,我只要保护妹妹就好。

这次彭昱畅与张子枫的兄妹演绎之所以能打动人,大概也还是因为他们的表演都有感情,有生活的温度。

之前张子枫去到《向往的生活》作客,彭昱畅是那儿的常驻嘉宾,看两个人互动,简直就跟亲生兄妹一样的打闹日常,里边的桥段直接剪进电影都行。

彭昱畅无意看到了张子枫的少女屏保,举在手中就要冲出去拿给黄磊何炅看,张子枫在后边扑哧扑哧地追。

两人合做一个稻草人,彭昱畅这个当哥哥的当然要在妹妹面前逞能,

张子枫抬头,露出一个崇拜的微笑,妈呀这一幕忒甜了。

就连打小报告这种桥段都有。两人一起洗草莓,彭昱畅洗一个就说烂了然后甩手扔掉,张子枫有点看不下去,但又争不过哥哥,看在眼里默默忍受。

过了一会儿何炅走了过来,看见彭昱畅一直扔连忙呵斥住:“别扔”。张子枫抬起头,此刻是底气十足了,对何炅说:“他刚才扔了好多呀”。

等一天结束,众人在屋里休息,彭昱畅拿起脚跟张子枫开玩笑,简直和电影里的这一幕如出一辙。

说他在《快把我哥带走》里能笑得很贱,笑得没有包袱,因为他在生活中就是如此啊。

当初在《演员的诞生》,演技指导刘天池对大家说,演员最重要的第一步,是应该具备真挚与热情,然后要用自己的体温感受角色,所以表演必须是有温度的。

温度从何而来,角色如何感受,我想彭昱畅大概给了我们答案,角色的温度,也都还是来源于对生活的感知。

90后中,这样的演员实属不易。放眼整个娱乐圈,彭昱畅与英俊潇洒、高大威猛、帅气逼人、后台强硬……都不沾边,能走得一步一个脚印,也还是因为演技让人期待。

彭昱畅首次触电还是在大三,非常偶然的认识了导演侣皓吉吉,经他他怂恿进入了这个叫《太子妃升职记》的穷剧组。据说整部剧都是靠一台漏电的鼓风机撑起来,他在里边演的是一脸衰样的强公公,算是出了道。

后来在几个小成本网剧里边摸爬滚打,在《刺客列传》里戴上过厚刘海演少年孟章王,

也在《器灵》里一头白发演过二次元少年。

直到去年的《闪光少女》让他被大众看到了。

这次他是女主身边的闺蜜油渣,油腻的头发下边,戴了副镜片很厚的眼镜,一口钢牙。

身上的少年气息依旧浓厚,爆发力也是十足。为了表明自己是历史宅,牙钉都要崩了。

这几个角色在年龄上都与他本人比较贴近,彭昱畅只要挥洒出自己身上的少年气就好。让人惊喜的是,上了《演员的诞生》,他又展现出了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感。

他跟周一围、凌潇肃结拜兄弟,演《投名状》中的老三午阳。戏份最少,但同样在该爆发的时候没有保留的倾泻出了情感。

并且得到了章子怡赞赏,说他年纪虽然最小,但爆发节奏把握得准,抓住了就不撒手。

还有跟陈龙、李泽峰演的这出《拯救吾先生》,同样让人印象很深。

之后跟陶虹搭戏演《末代皇后》的这个片段最为惊艳,让人彻底记住了他。

他能把握住两个年龄阶段的两种气质,并且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转换。新婚时的溥仪正当年少,天真且羞涩,咧开嘴露出一排白牙,看着陶虹姐姐演的婉容,既高兴又拘谨。

然后转眼人到了中年,彭昱畅低下头,洒出眼中的一片死灰。这个眼神实在带感,冰冷决绝。

这样的年纪有着这般惊艳的表现很容易让人觉得,这就是老天爷赏饭吃。

其实也不然,他有一个成为好演员的自觉。看看彭昱畅,在《演员的诞生》排戏,每次都是第一个到排练室。

演的时候被打、被淹,都是实打实的。

拍《闪光少女》时,白天拍戏,晚上回去把辈子蒙在鼓上继续练。

在这次的《快把我哥带走》能和张子枫有这么好的互动感,也少不了两个人一遍遍的看回放。看完后两人会讨论表演的细节,哪里要改一下,哪里的情绪又可以再激烈点……

这种投入的状态其实是建立在彭昱畅谦虚的态度之上。他“有演技”,这是现在大家公认了的,但他发自内心的觉得,“有演技”和“演得好”差距还很大。

而自己为之努力的目标,就是观众发自内心的赞赏一句“演得好”。

能演好一回事,优秀的剧本同样重要。所幸彭昱畅看剧本的眼光也还算独到,最近的几部电影中,《闪光少女》和《快把我哥带走》都颇受好评,有笑有泪,充满感动。两部电影的评分也都在7分以上。

还有一部《大象席地而坐》没有上映,但能接演这样一部文艺片,完全可以看作是他被认可的证明和他有所追求的表现。

说彭昱畅的演技在同龄人中一骑绝尘或许夸张了些,但他的态度跟眼光,在这个年纪的鲜肉明星中,大概是更为坚定和独到的。

要说他没有勃勃野心肯定是假的,但他实现野心的方式是单纯的,就是用尽力气在属于自己荧幕里表演,没有包袱的笑。

他的笑容里有他对这个世界的温度,不是厌世的冰凉,也不是削尖头向上钻的燥热,大概是一束小火苗发着光的温度。

剑之荣耀应用宝版

乐米彩票

蜀山战纪破解版

现代海战内购无限钻石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