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是谁一个情绪的载体-【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54:04 阅读: 来源:发卡厂家

【健康讯 2016年6月14日】健康资讯频道为您提供全面健康资讯,用药知识等健康相关资讯,致力于为广大用户提供最优质最全面的健康资讯,为用户的健康保驾护航!

要倾听孩子发泄情绪并不容易。孩子的情绪会带动我们的情绪,会让我们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妈妈”或“好爸爸”;孩子的情绪会让我们惴惴不安,让我们反问自己“我该怎么做”;孩子的情绪会让我们这些保护者产生挫败感,让我们去衡量自己作为孩子的靠山是否尽到了责任。我们可以大胆地说,有时我们多么希望孩子不哭泣、不喊叫、不在地上打滚!我们多么希望他没有那么多情绪!

可事实就是如此。他的情绪对他来说最珍贵,因为他的情绪中包含着他对自己身份的认同以及他对自己真实存在的体验。一个安静得像幅画似的孩子的确很乖,但他身体里的某个部分没有了生命。生命,就是运动,而画是静止不动的。想要让孩子像画一样安静,就得杀死他体内的运动元素。emotion(情绪)这个词,第一个字母e代表“exterior”,即“向外”;而motion代表“movement”,即“运动”——“情绪”就是生命自身的运动。这种运动来自身体内部,并在身体外部表现出来。生命的这种运动可以告诉我们以及我们周围的人,我们到底是谁。

恐惧能帮助我们做好保护自我的准备;悲伤总会在他人离世时显现;快乐会从内心流露,让我们充满活力;愤怒则界定了我们的界限、我们的权利和我们的完整性,往往是我们遭遇挫折后的产物;而爱,将我们和其他人联系在一起。哭泣、喊叫、颤抖,这些都是缓解生命中的紧张和压力所必不可少的解药。一个生命在这个世界上存在,总要遭遇各种挫折、困惑、恐惧和愤怒。所有的孩子都有哭泣的需求,而且需要他人好好陪伴。发泄情绪能让孩子在受到伤害之后重建自我。一件伤人的事件、一次事故、一次考验或者一段不公正的经历一般不会对孩子造成精神上的创伤,除非我们不允许他自由地表达这些不愉快的经历给他带来的不良感受。如果孩子的情绪能够得到顺畅的宣泄,就能保障他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我们在表达某种情绪时总是备受争议,但情绪对我们是有帮助的——情绪让我们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

我是谁?一个情绪的载体

能够打开自我意识大门的钥匙,就是情绪。

“你好啊,小不点儿!”

“我不是小不点儿,我叫阿德里安!”

阿德里安才两岁两个月(早熟吗?的确是!),但他不喜欢别人称呼他“小不点儿”。这些天以来,他都要求别人喊他的名字。有一次我想逗他,吃饭时把盘子推到他面前说:“先生,请用餐。”而他回答说:“我不是先生,我是阿德里安。”

阿德里安是一个存在的实体。他通过陈述自己想要的和不想要的来表达自己的感受和经历,来确认自己的身份、个体特性以及属于他自己的生活。

“我非常生气!我发火啦,因为我很生气!”

“我不想睡觉。”

“你走了我很伤心,我不想你走。”

“哦,妈妈,又看到你我好开心啊!”

“我把盐罐里的盐倒进嘴里后,感觉很不舒服,我哭了。”

当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我们一般会这样回答:“就是这样的,很正常。”或者,我们会教训他一番:

“如果你想明天上午精神好,现在就得睡觉。”

或者,我们会做出解释:

“你知道,我得上班……”

我们给了孩子一个答复,我们试图解决问题,但是我们没有理解孩子真正要表达的是什么。其实,孩子在说这些的时候,他没有向我们要求的意思。他只是在表达自己的感受!

他在表达自己的感受,他在构建自己所感受到的一切,他在展示自己的内心世界。他之所以自言自语或向我们表述,是想表明“我是谁”以及“我的感受是什么”。他正在体验为自己而存在的感受,可我们总是顾左右而言他。如果我们只是针对他说话的内容做出回应,对他的感受却置之不理,那我们就是在清楚地告诉他——“你的感受一点儿都不重要,你所谓的‘我’也毫无意义”。面对我们理性的解释,他能听懂的只有一点:他所感受到的一切都是错误的。

我们的表现如此麻木,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我们把自己的感情隐藏得那么深,以至于我们自己都懒得去把它们找回来。我们不想任由自己被感动。我们不就是担心看到自己曾经深埋的情感再次浮现并把我们吞没吗?那么,我们自己和孩子一样大时,到底是什么状况呢?因为担心会回忆起可能令我们自己非常痛心的经历,我们竟然对孩子的哭喊不闻不问。这么做,我们就把孩子也关在我们曾经所处的“牢笼”里了。

那么,如果我们利用这个机会,沿着孩子指给我们的方向前进,走出禁锢我们的“牢笼”,给予他作为个体存在的自由,情况又会怎么样呢?倾听、接受并且肯定孩子的情感,就是在帮助他作为一个人来进行自我构建,是在帮助他作为一个个体来感受自我的存在。

我是谁?

感知自我的存在,其前提是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我”就是那个感觉到自己真实存在的个体。

(实习编辑:谭超堂)

安徽路灯杆4米

山东丝袜

辽宁摩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