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重庆南宋抗蒙遗址疑因商业开发受损明日

发布时间:2020-01-14 18:53:03 阅读: 来源:发卡厂家

重庆南宋抗蒙遗址疑因商业开发受损

新华调查:曾改变世界历史却改变不了自身受损“命运”?

重庆南宋抗蒙遗址保护调查

新华网重庆11月18日电(记者张琴)在重庆市中心最繁华的解放碑附近,一段古建筑的残垣断壁突兀地伫立在一片废墟之中。这里就是曾改变世界历史的南宋抗蒙山城防御体系指挥中心遗址,今年初被意外发现。由于种种原因,从4月底至今,该遗址遭受风雨侵蚀和积水浸泡,发掘保护陷入困境。

旧城改造惊现宋代遗址 抗蒙指挥中心重见天日

2010年3月,重庆市渝中区危旧房改造中,一段“稀罕”的墙体露出地面。这一保存较好的夯土包砖式高台建筑,东西宽24.7米,南北残长24.3米,墙砖上有“淳祐乙巳西窑城砖”和“淳祐乙巳东窑城砖”铭文字样,可判断其纪年为1245年。根据史载,公元1243年,四川制置司设于重庆,是南宋高级衙署。

文保部门立即组织专家进行调查,确认该遗址正是南宋抗蒙山城防御体系指挥中心——余玠的帅府,即四川制置司衙署。抗蒙山城防御体系包括四川和重庆的城址70多处,依托两条山脉和六条江,对蒙古大军进行了45年的顽强抗争。防御体系以重庆方山、合川钓鱼城、奉节白帝城、云阳磐石城、万州天生城等为主,而指挥中心就是重庆市中心的四川制置司。因南宋军民凭借抗蒙山城防御体系多年的顽强抗争,以及大汗蒙哥丧命于合川钓鱼城,使横扫欧亚的蒙古西征军回到中国争夺汗位,南宋得以苟延残喘,世界历史也得以改变。

从1998年就开始负责白帝城发掘的重庆市文物考古所副所长袁东山说,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发现,并将与合川钓鱼城、奉节白帝城、云阳磐石城等一起完整展现当年那段惨烈的抗蒙历史。该遗址保存完好,纪年明确,是重庆已发现的等级最高、价值最大的宋代建筑遗存,也是目前全国发现的唯一一处宋代高级衙署,对研究重庆城市沿革变迁、川渝地区古代建筑及宋蒙战争等具有重要学术价值。

重庆市文物考古所对遗址进行了2000平方米的抢救性发掘,发现了宋元至明清时期的房址、道路、水井、灰坑、灰沟及礌石堆等各类遗迹25处,出土了一批保存较好的瓷器、瓦当、礌石、坩埚等遗物。礌石堆位于遗址西南部发现,出土直径约15厘米的礌石。出土文物以瓷器为主,有涂山窑、彭州窑和湖田窑,器型以碗、壶、盘、盏居多。

风雨侵蚀积水浸泡 珍贵遗址日益受损

记者近日来到位于重庆繁华市区的遗址所在地,四周高楼林立,仅剩的老城区正在进行大规模的拆迁。在此挺立近八百年的墙体已经爬满了藤萝植物,遗址基部的积水形成了水潭,上面浮着一层绿绿的藻类,最深处有3米多。在遗址A区,一排残存的门面建筑很不协调地立在那里。已发掘区域的对面,大量的垃圾堆成了一个小山包。

负责24小时在此值守的重庆市文物考古所工作人员廖渝芳为此感到非常揪心。他指着地面残存的一些塑料条说:“这是我们5月底覆盖在墙体上的塑料布条,全都腐烂了。礌石坑,砖上的纪年刻字,有好多都没了。重庆酸雨厉害,又是暴雨之后太阳暴晒,这几百年的遗址怎能受得了呢?”

袁东山指出,遗址已发掘区域地势较低,目前高台建筑周围积水情况严重,已对建筑基础产生了一定影响,建筑墙体持续受到微生物侵蚀和植物病害的影响,周边宋代房址也已淹没于水下。遗址目前面临的五大危险:一是南方气候潮湿炎热,适合植物生长,墙体已经爬满植物,其根系很深,对建筑破坏性很大;二是太阳暴晒和雨水冲刷,夯土的夯窝都没了,建筑易垮塌;三是微生物的破坏也很严重;四是城市中心,周边正在大规模拆迁,人为破坏很大;五是此地为城市排污通道,从地下渗出积水,最深处达3米,对平台地基有破坏。

该遗址被发现后,国内历史、文物保护等专家5月底来重庆召开专题论证会,专家们一致认为该遗址为重大发现,应进一步进行考古发掘调查,并在原址通过设立遗址公园等形式进行保护和传承。周边的相关城墙城门以及地面文物丰富,还可进行联合保护和展示。据悉,该遗址将被列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发掘保护遭遇困境 开发利益难以协调

南宋抗蒙山城防御体系指挥中心遗址是一处非常重要的历史文物遗址,那为何5个月来却陷入僵局呢?

据记者调查了解,该地块由重庆市渝中区拆迁后计划用作商业开发,并先期租赁给部分商户用作停车场和门面等用途。残存的门面建筑是在遗址被发现前开始修建的,并在有关部门的干预下于4月底被叫停。

重庆市文物考古所介绍,这些已修建的门面赔偿问题一直没谈好,但考古所又不是业主单位,因此迟迟不能拆除,也就无法进行发掘。此外,遗址上大量的垃圾需要清理,考古发掘也涉及经费问题,后期规划保护也需要进行论证,这些都还未与渝中区达成协议,因此发掘保护工作也就一直停滞。

重庆市渝中区有关部门就此表示,这片地拆迁就花了好几个亿,之前规划就是用作商业开发。发现为珍贵遗址后,渝中区委区政府都很重视,相关部门也配合工作,都停下来让位于文物发掘和保护。但由于之前这片地已经与租赁户签订了租约,并且租户也已经修建了门面,要拆除涉及违约和赔偿问题,目前已经基本协商解决,门面建筑等可以拆除。此外,考古所要求政府将此地平整后再下挖3米,并清理垃圾,光这笔费用就要100多万元,由谁来承担是个问题。关于建遗址公园,这个还有待进一步考古发掘,根据情况制订规划,然后立项并争取和筹集经费。

北京大学文化遗产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孙华教授说,重庆发现的余玠帅府,既是目前全国唯一发现的南宋高级衙署,又是南宋抗蒙山城防御体系的指挥中心,并且是导致蒙哥丧命并进而改变世界历史的钓鱼城的指挥中心。“它是非常重要的历史遗址,一旦毁掉,对全国人民都不好交代啊。”

针对目前存在的矛盾,孙华建议,重庆的余玠帅府可作为遗址公园,与著名的钓鱼城、磐石城和白帝城等联合起来,展示抗蒙历史,开发这一线的文化旅游,能够获得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赢的。以成都金沙遗址为例,就是在房地产开发中被发现的,政府协调企业调整了规划,保住了一块,现在成为海内外知名的旅游文化名片。又如,成都前年在江南馆街发现的宋代街道遗迹,当时被香港一家房地产公司以“地王”价格拍下,后经政府协调,现已作为历史文化展示区域和休闲场所。重庆的余玠帅府的重要性远胜于成都江南馆街的遗迹,涉及的地块面积也比成都的小,建筑保存比较完整,稍作修复即可,而且尚未进行商业开发,应该由政府部门和文物保护部门联合协商,保护下来。

保护文物是政府部门的职责,应该积极协调。如果涉及企业,政府应该考虑给予企业一定补偿和优惠政策。同时,企业也应从长远发展和企业文化考虑,让出一些短期利益,会收获更多的长远利益和社会效益。

会展活动策划

活动策划方案格式

公司庆典活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