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药家鑫案被害人代理人称希望与药家一起喝茶图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8:03:41 阅读: 来源:发卡厂家

药家鑫案被害人代理人称希望与药家一起喝茶(图)

2011年12月29日,陕西西安,药家鑫之父药庆卫诉张显名誉侵权案,在西安雁塔法院开庭审理。图为张显接受记者采访。图/IC

双面张显

中国周刊记者 张卓 西安报道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副教授张显在一年内卷入了三起官司:刑事案、民事案、名誉侵权案。

一年多前,西安音乐学院学生药家鑫撞伤了女子张妙,下车后见没死,回车拿了一把刀子,连捅张妙八刀。在这桩举国轰动的杀人案中,张显作为受害者张妙的代理人,凭借大胆直接而出位的言论,加之媒体与公众舆论的放大,迅速成为此案的中心人物,引发了无数关注。

不过,命运就像赌场里的轮盘,起初让他成为正义的化身,而后,又让他迅速坠入道德的深谷。

现在,他的脸色看上去并不好:苍白憔悴,神情焦虑。相较一年前,他的头发更加稀疏凌乱。半架在鼻梁上的眼镜背后是狐疑的打量,高度警觉于周遭每一副形色可疑的面孔――说不定,他们是记者,忽然闯进办公室或等在教室门口,要求他说上几句;或者,是那些责骂他的人,拽住他的领子,将身材矮小的他悠来悠去――就像两个月前在药家的那场争吵一样。

愤怒、委屈、不解――在国内一家着名周报发表了三篇关于他的负面报道后,这样的情绪达到顶点。他叫上学生,当街焚烧报纸:“为什么不去骂杀人犯的父亲而讨伐我?”最近,他开始将每一通来电录音,并声称拒绝接受任何采访。

“媒体都坏透了。”面对《中国周刊》记者,他恶狠狠地说。

他内心深处始终无法理解:为什么当初伸张正义的行为,会让他卷入这么多官司和纠纷?为什么善的初衷,会引发恶的结果?越来越多的质疑、辱骂甚至中伤,如潮水般汹涌而来,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失控”了,就像一年多前药家鑫案的审理过程一样。

也许,他忘记自己曾给出过答案。在和药家鑫的父亲药庆卫的一次通话中,他说:“人有时极坏,有时,又极好。”

变脸

张显主动给药庆卫打过五次电话,语气诚恳,态度近乎哀求,希望官司私下调解。那是2011年9月到10月间,在其中一次通话时,张显甚至说:“我愿意用一辈子去平息你的愤怒,让我下跪也可以啊。”

对话的背景,是在药家鑫被执行死刑后不久,药庆卫以“名誉侵权”将张显告上法院,要求他在二十余家媒体上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费一元。药庆卫认为,在药家鑫一案中,张显在微博上多次传播失实信息:药家鑫是“官二代”“富二代”,药家“有四套房子”,药父是“军械蛀虫”。

药庆卫的初衷很单纯,只要张显一个真诚的道歉――被不实的言论裹挟,他和妻子饱受折磨,一度有“想死的心”。

“每给老药打一次电话,我都很感动,我理解他的心情,培养的孩子成了罪犯,让他发泄发泄,上法庭对彼此都不好,我心很痛,私下和解不需要外人,这样轻松点。”张显在接受《中国周刊》记者采访时也说,“社会是要消除仇恨和误解的,一个官司,某种程度上是人们误会过多。”

但在微博上,张显却并未示弱:“这场官司必赢无疑,在法庭上将不会接受任何形式的调解。”“‘官二代’、‘富二代’并不是贬义,而是具有婚约之美的赞美之言。”“只要是占了国家的便宜,甚至白拿了国家的一张纸,也可以认为是条小蛀虫,蛀虫并不一定都是罪犯。”

网上网下的巨大反差,彻底激怒了药庆卫,2011年9月30日,他公开了和张显的电话录音,随即销声匿迹,让代理律师兰和走向前台。

在去年7月份成为药庆卫的代理律师后,兰和遭遇了“很多以前很少遇见的麻烦事”。主管部门接到举报,说他随意拉黑网友,他供职的律师事务所经常接到匿名电话,建议开除兰和。就在名誉侵权案开庭的前日,他刚在西安落地,北京司法局来电:你被张显告了,赶紧回来汇报情况。

在司法局,兰和瞄到了指控信,很厚,首页印着大大的黑体字“煽动群众颠覆共产党领导的政权”――证据是他在温州动车事件后发的一则微博:中国人确实需要一场深刻的政治和司法体制的改革,“罪名听着可笑,带有强烈的‘文革’色彩。”

当在法庭上真正看见张显时,兰和惊讶于对手“就是这么一个穿着不合体的西装,语无伦次的小个子”。当天,一个老人想进庭旁听,张显操着陕西话大吼:听什么听。发言时,他从兜里掏出脏兮兮的一块钱,往桌上一摔大喊:“不就是赔一块钱吗?我现在就给你。”

“当你真正和他目光对视时,发现他不敢,眼光会游离到别处。”兰和回忆。那日,走出法庭的张显,情绪一下变得很亢奋,在媒体的层层包围中,他找了块石头,垫在脚下,开始发表“演说”。

西安本地人马延明比兰和更早见到张显。去年七月的一天,西安下着雨。他把车停在离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不远的马路上,决定步行去找张显。

相见是约定好的,在药家鑫被执行死刑后,马延明在网上发表了一系列质疑张显的言论,遭到了张显的还击。二十多天的网络交战后,张显告诉马延明:“我要告你侵权,你把个人资料送到我学校。”

那天约定时间本是三点,马延明迟到了。走在路上,他想,如果张显不来电话催,就回家。这时电话响了,张显说:“要是不来,你就不是人。”刚走到学校门口,张显又打来电话,语气兴奋:“你到门口了?我派车去接你。”等了一会,没等到张显,马延明去学校保卫处。刚进门,保卫处接到张显电话,说有人来学校威胁他生命。

过了十分钟,张显远远走来,向他伸出了手,马延明的第一反应是:“这人太可怕了,态度转变太快了。”他拿出身份证:“你要告我,这是我身份证。”张显握在手里,反复看,然后笑眯眯地说:“有啥告的,都是朋友,就是想见见你。”

事实上,无论兰和还是马延明,又或是许多和张显交锋过的人,都会得出差不多的结论:这是一个“在几种情绪和身份间不需要过渡”的人。

“他说自己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知识分子,我问他为啥骂脏话,他说我是农民。网上打嘴仗,他一会说自己是法盲,一会说自己是博士,一会是流氓,一会又是共产党员,他对身份的定位有实用性。”马延明说。

自从接手案件后,从不失眠的兰和失眠了,因为他第一次面对一个如此复杂的“敌人”:“就好像走在路上,深一脚浅一脚,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踏空。”

担当

2011年农历春节前,张显的生活风平浪静:在有限的生活圈子里,他是能人,是受人尊敬的大学老师;是典型的农民出身的知识分子,是千千万万个“知识改变命运”的励志故事中的主角之一。

现年48岁的张显,自小生活在西安附近长安县的宫子村。5岁时,父母离异。在那个唯“政治成分论”的时代,身为共产党干部的父亲不得不和“地主出身”的母亲分手,并很快离开西安再组家庭。

母亲独自带着张显兄弟寄居在娘家。关中农村民风包容,村里的人并没有过多非议“孤儿寡母”。对父亲,张显也没太多怨言,几十年间,父子一直有联系。“那个时代,谁能怨谁呢?”张显说。

张显读书刻苦,他的初中数学老师郭民海告诉《中国周刊》记者:“这娃聪明,成绩名列前茅,一看就是读书的料。”从村里小学一路读到镇上中学,在那个政治气氛浓厚的年代,张显始终没有放下学习,没什么文化的母亲一直叮嘱兄弟俩:“社会肯定要恢复高考,哪有这样一直搞下去的。”

1983年,张显考上武汉科技大学,作为村里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他是天之骄子,“走在大街上都戴着校徽。”毕业后,本可以托关系回西安,但因为“太要强,不想求人”,他被分配进山东淄博一家中专教书。随后,母亲被诊断患有食道癌,只有弟弟一个人照顾,张显决定考回西安,就这样一路读到博士。

很明显,张显身上有中国农民特有的自尊和韧性,描述寒窗苦读,只一句“读书是世界上最轻松的事情”。在武汉、山东的打拼也轻描淡写:“我过得很好。” 去年6月,正值学校评选教授和副院长,张显落选。他拒绝将此事与药案带来的非议做联系:“能力不够,人家写十篇论文,我两篇。没啥说的。“

此后,张显获得了去北京做博士后的机会。当年,在清华、北大的二选一中,他考虑“清华是一个工科学校,太死板,北大人文环境好,文化更吸引人”,在未名湖畔他度过了两年时光。和大部分北大人一样,他热衷谈论政治。

2005年,张显进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担任副教授。作为工科教授,他喜欢在课堂上跟学生聊“陈水扁、马英九”。药案之前,他爱读《南方周末》,因为“知识分子都爱这份报纸”。

在今年3月7日这堂为大二学生上的物理课上,面对100多名学生,在一个半小时内,他情绪始终饱满,语气铿锵有力,手臂不断挥舞,语速极快,讲解题目条理清楚。课堂上很少有学生睡觉,显然,这是一堂高质量的物理课。

在学校,他是公认的“认真敬业”,但有些爱较真。私下,他的学生告诉记者:“张老师挺好的。”据说,系里开会,张显有不同的意见时,会站起来直接跟领导争论。

这样一个拥有单纯农民背景与执拗性格的知识分子,撞击上药家鑫案,产生一种“亢奋的化学反应”,也在情理之中。

2011年农历春节,许久未回村的张显在走街串巷间,听说了药案。受害者张妙,又是村民王辉的媳妇。“知识分子的担当”,和“本村第一个大学生、博士生”的头衔,让他对此事产生了“义不容辞的责任”。他曾问王辉:你见药家鑫父亲是哪天?王辉摇头。他意识到这人是文盲。于是换了问法:“是割麦子前?还是割麦子后?”在辈份上,他管王辉的父亲叫舅舅,情感上也无法视而不见。

“就王辉这样的人,我不帮他,行吗?”张显说。

帮这个忙,还有他内心深处朴素的情感动因――2003年,母亲因病去世后,他就很少再回宫子村:“没妈就没家了。一个人无论年龄多大,在母亲面前,都可以亲近,可以诉苦,这是一生的情感,妈妈是你最亲近的人。”

他和《中国周刊》记者唏嘘:“世上只有妈妈好,(张妙的)娃儿太可怜了,两岁没了妈,人三岁才有记忆,这娃的记忆中,一辈子不会有‘母亲’的存在。”

自贡大件运输

拉萨托运自驾车

成都到抚顺物流公司

成都到延安物流专线

相关阅读